蓝鸽子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6-11

周遭的人都很陌生,他看着镜子,就连自己也成了陌生人。车子驶到旺角,他看见满街的热闹,更觉得内在的空洞,彷彿有个隐藏的伤口,却不知道在哪里。然后,一道蜿蜒的闪电,就在众人头顶,划过了没有鸽子飞翔的夜空。

还未入夏,天气已经转暖,今天却忽然凉了起来。天气预报说,一股乾燥大陆气流正逐渐向南扩展,早上天气清凉,预料傍晚有一两阵微雨。阿安出门的时候,也披上了外套,母亲就把折伞塞到他手里。他今年十九岁,正在念大学,为了赚点零用钱,就到舅舅经营的洗衣店兼职。由于是换季时节,不少人都把冬衣和棉被送来,洗衣店的生意特别好。这个城市并不流行自助洗衣店,顾客都是大包小包的把衣物拿到店面,要不就是使用上门收送服务。舅舅跟客人预约了时间,就叫阿安充当快递员。今天其中一项预约,是把丁先生送来洗烫的衣物,送回他在旺角洗衣街的住所。阿安按动门铃,看到丁先生打开了门,核对了单据,就把衣物交到他手里。刚打算离开,就听到丁先生在背后叫住他:「我还有几件大衣需要乾洗,可以替我拿去吗?」阿安有些迟疑,丁先生就向他招手示意,指着沙发上的一堆大衣。阿安看了看,说:「好像蛮多的,我还要赶去另一幢大厦接收客人的衣服,不如下午三时我再来,你还在家吗?」丁先生想了一会,就点头说好。

下午三时,阿安回到了洗衣街,一路都是肩摩毂击的热闹。这毕竟是旺角,最兴旺的一角。当他来到丁先生的住所时,却看见大门敞开了。有个警察挡在门前,还有个女生坐在沙发上。警察见他在门口探头张望,就问他来意。「我来取大衣的,之前我来过,跟丁先生约好了这个时间。」警察马上追问他在甚幺时候见过丁先生。他回答说:「大概十时吧,我把洗烫好的衣服送来。」他掏出洗衣店的工作证,问发生了甚幺事。警察说:「户主失蹤了,地上发现了血迹,你很可能是最后见过他的人。」然后就把阿安和沙发上的女生都带到警局录取口供。阿安觉得这女生有点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面。倒是她先把他认出来了。她的名字叫丁可林,在去年大学迎新营见过他。失蹤者是她哥哥丁一木,正在製药厂工作,当研发人员。今天下午,可林来找哥哥,发现大门虚掩着,一打开就看到地板上的血迹。她站在门口喊哥哥,可没有人应。他的钱包、手机和钥匙都搁在桌子上。阿安就把早上送衣服的经过,一五一十说出来。离开警局的时候,可林把阿安叫住,写了电话号码给他,叮嘱他一旦记起甚幺线索,一定要跟她联繫。

回到家里,阿安换下衣服,才发现丁先生的洗衣单据,原来一直在裤子的口袋里。他把单据掏出来,看见背面用铅笔写了字:「已经没有蓝色的鸽子飞翔」。他看了又看,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但他还是给可林打了电话。她听了很着急,于是跟他相约在旺角的茶餐厅见面。已经很晚了,茶餐厅依然挤满了人。他们坐在靠墙的卡位,她反覆揣摩单据上的字,彷彿在猜哑谜,却到底看不出头绪:「为甚幺是蓝色的鸽子?」她始终认为哥哥是被人掳走了。阿安说:「如果是绑架,应该会接到电话的。」却一直没有要求赎金的电话。她喃喃自语:「也许哥哥早知道会遇上危险,因此在单据背面留下了线索。蓝鸽子会不会是甚幺暗号,或者藏着甚幺秘密呢?」他有点摸不着头脑:「不会吧,又不是《达文西密码》。」她压低了嗓门,悄声道:「听哥哥说,他正在研究一种可以令失忆病人恢复记忆的药物,能够刺激大脑神经核分泌乙醯胆硷……」他愈听愈糊涂:「那个胆硷是甚幺?」她更正道:「是乙醯胆硷。简单来说,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。」他不禁说:「那幺拗口的名字,你竟然记得住。」她回答:「我是念生物化学的。」他接着问道:「你说的这些乙醯胆硷,跟你哥哥失蹤的事有甚幺关联?」她说:「可能有其他製药厂想把研究成果抢过来,所以把哥哥掳走了。」

对于可林说的东西,阿安半信半疑,亦不太相信单据背面的字暗藏了甚幺玄机。他回到洗衣店,工作比之前更忙碌了,除了上门收送衣物,也要帮忙做洗烫。舅舅就叫他熟记洗衣标籤上的图案。前往洗衣店上班的途中,他在火车上看免费日报,看到行政首长被一些议员指责见利忘义,对历史失忆的新闻,翻到后面,就看到製药厂正在研发记忆药片的消息。报导指有关药物原本用于治疗老人癡呆症,改动配方后,可以治疗记忆力减退的症状,亦有助提升一般人的记忆力,目前药物仍在试验阶段,预计最快数年后就可以大量生产,製成成药出售。阿安把报纸阖起来,想像将来人们可能把记忆药片当成保健食品一样服用。然而他也想到,要是大家都得倚靠药物来维持记忆,那确实是一种悲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