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拨百通电话扰元配 小三无罪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5-10

闵姓女子去年七月到十月间,不分昼夜每日拨打上百通无声电话、简讯骚扰外遇男友的妻子林姓女子,但技巧性的迴避恐吓字眼。检方认定其所为,让林女心理有受辱的胁迫感,依强制罪嫌起诉;但台中地院审理后却认为打电话、传简讯并非暴力行为,无实质威吓要胁手段,判决无罪。

卅六岁的闵姓女子与谢男为青梅竹马,持续有往来,直到谢男与林女结婚后,两人感情依然纠葛,闵女因而将不满情绪转移到林女身上。闵女找友人申请一手机,加上自己手机,每天打一至二百通电话,不出声或发怪声及传简讯骚扰对方。林女不堪其扰而提告。

但闵女在简讯中避开使用恐吓字眼,加上简讯内容仅限于两人之间,不构成恐吓、公然侮辱罪;检方却认为,依社会一般通念,其所为使林女生活作息、睡眠受到严重影响,精神压力增加产生畏惧,因而依强制罪嫌起诉。

台中地院承审法官却认为,强制罪构成要件,係以强暴、胁迫手段,使人行无义务之事,或妨害人行使权利;强暴,是指以暴力行为,强加被害人身上;胁迫,则是以言词或举动,威吓要胁。拨打电话及传简讯均非属有形之暴力行为,加上简讯内容仅具辱骂、嘲弄意涵,闵女所为与强制罪构成要件不符,判决无罪。

不过,另有台中地院法官指出,本案只能算「特例」,因多数会发骚扰简讯者,多难以控制情绪,会使用辱骂、恐吓性的字句去要胁对方,因而多能以恐吓罪定罪。

法官指出,刑事判决无罪,并不代表闵女就能免除法律上的责任,被害人的居住自由权利受到侵害,造成心理上的压迫,妨害到宪法上所保障的居家安宁、睡眠、工作不受打扰等权利,也能循民事诉讼程序,要求精神慰抚金,或声请假处分,限制其不得拨打电话。

(中国时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