执行长去职 国际化困境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5-09

近日,由于宏碁总经理兰奇突然辞职引起媒体对其背后缘由做出许多报导。笔者认为这些讨论虽然有一定程度的正确性,但却忽视这故事背后更深层的意义。台湾企业文化无法克服「官大学问大」,和其相关「组织纪律」与「知识无法有效交流」的深层问题。

首先,笔者无法认同兰奇应为两个季度无法达成财测而辞职负责。两季无法达成财测当然令人不满,但试问国内外那个公司会以如此短期表现来决定总经理去留。然而媒体报导指出,兰奇的领导风格非常重视数字管理,就算是老将无法达成目标也难逃被撤换的命运。要知道,在台湾企业中,除了企业主外,要执行严格的纪律是要得罪人的。可以想像,兰奇与他的欧洲子弟兵们,挟着他们的彪炳战功,转过身对台湾总部人员提出要求时,得罪了多少的老将们。也因此,当兰奇和董事会策略问题上不合,且连两季无法达成财测时,当然有人会迫不急待的要兰奇离开了。

以笔者服务于国内大型名牌厂经验看,前线行销业务人员,如果不是个大官,但又希望能要求组识有纪律,能说到做到。前线行销业务人员就必须有一旦业绩稍有不如意时,受到围剿的準备。在笔者曾经服务的名牌大厂的一位资深副总就曾说,员工不应该要求公司相关部门能说到做到。但要成就一个成功的跨国企业,没有严格的组织纪律,如何能有效管理一个庞大的跨国企业体。

台湾企业困境在于只有「官大学问大」从上而下的纪律,但缺少水平单位间合作的纪律。这种强烈从上而下的纪律也造成台湾企业无法有效创新的难题。因老闆永远是对的,开会时谁愿意冒着得罪老闆的风险,提出不同意见。当然这样的行为是有更深层文化基础。

台湾目前大部分电子业的商业模式都是建筑在这样的文化基层上的。由于从事代工,一般来说大老闆就是最大的业务员,大老闆向组织传达客户的要求,以强烈的从上而下的纪律,贯彻客户的意志。在这种模式下,由于市场端的知识是透过客户取得,没有水平单位间的协调与纪律问题,也不需要从下而上的沟通。

然而消费性名牌市场的逻辑和代工完全不同。消费者和通路相关的知识分散于许多前端行销业务同仁的身上,要能準确预测市场走向与需求,就必须能有效的运用这些分散的知识。若还是维持着官大学问大的文化,底层的知识自然无法上传。同时由于知识分散,老闆不在知道一切,纪律的执行也不能尽有从上而上的纪律,水平部门间的纪律变更加的重要。

因此,虽然笔者希望台湾能产生出一个如苹果电脑一般的公司,但如果台湾企业无法解决这些深层文化组织问题,而尽是因为老闆如是说,而去模仿苹果电脑的策略,可能会对组织造成更大伤害。(作者为圣路易华圣顿大学法律博士候选人)

(中国时报)